欢迎来到成都志愿者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本地新闻 > 义务监督网吧 平均年龄60岁以上 “最强网管”来了
本地新闻
义务监督网吧 平均年龄60岁以上 “最强网管”来了
2019-01-03   |   来源 成都商报   

1.jpg

有一群“网管”,他们不在任何网吧上班,却负责龙泉驿区西河镇辖区内所有的网吧;他们没有执法权,却管是否有未成年人违规进入网吧,甚至管网吧的消防、电源线……

他们是龙泉驿区西河镇关工委组织成立的“网吧义务监督队”的成员,每个月,每周,甚至不定时地,队长刘选富和队员们都会到网吧进行监督“检查”,从2007年成立至今,已经有11年时间,监督队队员的平均年龄在60岁以上,年龄最大的已经80多岁,被称为西河镇的“最强网管”。


“最强网管”

划片区分任务

每月不定时巡查


2018年12月25日,在龙泉驿区西河镇西江东路,刘选富、郑华松、钟云芳和钟世蓉走进一家网吧,在向网管亮明“网吧义务监督员”的身份后,他们开始巡视网吧里有没有未成年人、消防通道是否畅通,并提示劝诫抽烟的人尽量不抽烟或者到室外抽烟。

从2007年开始,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要求各基层关工委加大对未成年人进网吧、无证经营的黑网吧等情况的巡查,西河镇关工委组织成立了“网吧义务监督队”,刚刚从社区退休的刘选富接手了这个工作。

“我之前就在社区工作,对镇上的情况都比较熟悉。”刘选富说,同时,因为此前的工作经历,自己在社区也有一定的“人缘”,“退休的老干部、老战士、老教师,还有社区的居民小组组长,我们都鼓励他们来加入,发挥余热。”刘选富说。

刚开始,“网吧义务监督队”有12个成员,全镇的网吧也只有四五个。后来,成员逐渐增加,刘选富按照各位成员居住位置不同,大致分成了3至5人一组,划分责任片区。“平时,每个组自己负责,一个月至少要巡查一两次。”

11年,镇上的网吧从四五家增加到十多家。“(辖区)有个大学,学生比较多,所以这一片网吧比较集中。”西河镇关工委办公室主任裴敬说,而在新规划片区有不少新建楼盘,前段时间,义务监督队还特意去“摸底”,看是否有黑网吧存在。


义务监督

被网吧认为“坏了生意”

没有工资还不被理解


2007年前后,乡镇网吧正开得如火如荼。裴敬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西河镇处于城乡结合部,人口众多,当时有部分未成年人到网吧上网,甚至还有没取得经营许可证的“黑网吧”。“网吧义务监督队”的工作,正是针对这些缺陷。

刚开始,网吧老板并不能理解老人们的工作。“他们觉得,你天天来检查,是不是来‘整’我的?”刘选富说,尽管相关管理部门下发了禁止未成年人进入网吧的规定,但当时的监管措施不完善,“浑水摸鱼”的也不少,“网吧不仅是上网啊,还有卖吃的喝的,你把学生撵走了,坏了人家生意。”刘选富说,刚开始,尽管老板不会阻拦监督队员们巡查,但偷偷地也会有“小动作”,“比如说看到我们来了,就让学生把电脑关了。”刘选富说,遇到这样的情况,监督队员们只能将孩子劝离。

“我们没有执法权,只能拨打相关执法部门的举报电话。”刘选富说,每一个监督队员都持有西河镇关工委颁发的监督队工作证,但义务监督队,自然是没有工资的。刘选富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监督队无论春夏,天冷天热,都会坚持巡查,“有时候天太热,买瓶水,实报实销。”刘选富说,近几年,才有了每个月50元的适当补贴。


高龄队伍

最大年龄超过80岁

扎着留置针仍坚持巡查


郑华松今年已经80岁,从区粮食局退休后,他还是所在居民小组的组长,也是网吧义务监督队成立之初就加入的队员,一晃就是11年。2018年12月25日,刚因感冒在医院输完液的郑华松也来加入巡查了,手上还留着留置针。“没得事,就当转耍了。”郑华松笑着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家里人对自己参与义务监督,也挺支持的。

钟世蓉和钟云芳是同一所学校的老师,分别在2014年和2017年退休后加入的义务监督队。钟世蓉说,在学校时,就了解到镇上有这样一个义务监督队,本身就是从事教育工作,退休后能够发挥余热,也觉得很有意义。

裴敬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现在,随着家家户户都有电脑,手机上网也十分便捷,基本没有了偷偷去网吧打游戏的学生,但青少年沉溺于手机游戏的情况越来越普遍,因此,义务监督队队员们的工作,也逐渐转变成进入校园,给孩子和家长们普及宣传手机游戏危害,号召孩子们健康上网。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 摄影记者 王勤


上一篇: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2 - 2018 cdvolunteer.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市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版权所有
运营单位:成都晚报社 技术支持:四川升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蜀ICP备12017097号-1